幼獒

  民間傳說『九犬成一獒,一獒抵三狼』,藏獒是否真的如傳說中那麼驍勇善戰,沒親眼見識到,真實性有幾分真的不得而知,但網路上一直流傳著一篇訓練藏獒的傳聞,看在筆者眼中還真令人膽顫心驚,甚至感到難過不捨,如果『獒』的養成必須透過如此殘忍的方式,也不難想像牠們為何如此悲壯了。

 


藏獒並非天生就如此冷酷和狂暴。

  我們小時候讀三字經,一開頭就是『人之初,性本善』。是的,『獒之初,也性本善』,如果沒有經過人類殘酷的飼養和訓練,藏獒會是一隻猛犬,但絕不會如獅子一般的的勇猛、虎一般的冷酷、和具有堅不可曲、至死方休的頑強。


  藏獒出生的時候就像一般的家犬一樣,目光溫柔、毛茸茸的、搖頭乞尾、憨態可掬,這不過是一隻藏狗。主人在院子裏挖一個方形的石坑,這隻藏狗斷奶以後就被主人安置在石坑裏。石坑有足夠的空間讓這隻小狗活動,但是坑也夠深,無論牠如何奮力往上跳,只能剛好瞄一眼外面的世界就立刻跌落坑底。餵牠的食物是一小塊生肉,剛好夠牠維持生命。幼小的藏狗就這樣忍受飢餓和地獄般的圍困,經歷著冰霜雪雨或烈日的曝曬,在狹窄的活動範圍打圈子溜達。


  藏狗一天天長大,居住的範圍越來越感到狹小,主人把石坑不斷地加深,牠每次的跳躍還是只能探頭到坑口邊,每次扔下來的肉都是那麼一小塊,牠不斷地經歷著希望與絕望、生與死的折磨與煎熬,祂的性情變得越發的狂怒和暴躁,目光中的溫柔漸漸消失,原本光滑和堅硬的石壁被牠前足的雙爪刨出深溝。


  終於有一天主人把牠套出了石坑。不過牠現在還沒有資格稱為藏獒,依舊還是隻藏狗。牠的身軀還不夠雄偉,性格也不夠凶殘,只不過目光凶了一些,性情狂暴一些,四隻利爪的爆發力強了一些,但遠未達到主人的要求。等待牠的是更殘酷的試煉。牠被帶到四千公尺以上的野山雪域,一個比原來的石坑更深、更窄、更滑、更濕的石井就是牠的家。這個時候主人除了餵牠賴以生存的幾塊生肉,不再像以前那樣日夜守護牠,生怕他被雪狼或其他猛獸撕裂和吞食。


  雪狼是藏狗的天敵,野山裏凶殘成性的雪狼這時候整天圍著石井嚎叫,牠們用雙爪搭在井邊,兩眼發出陰深與飢餓的寒光對井底的美味垂涎。起初,藏狗孤立無援,在雪狼的威逼下,驚恐地將頭埋下。但是在這群野狼躍躍欲試、想分食牠的威逼之下,求生的本能使藏狗躍起,對狼群發出狂吠,展開反撲。日復一日的對峙,藏狗漸漸磨練出堅強的意志。


  藏狗的身體也開始適應環境,在嚴寒和風暴下,牠的皮毛變厚也變硬,像雪狼一樣毫不畏懼嚴酷的大自然。 在這個人類設計和安排的殘酷煉獄中,藏狗的狗性漸漸消失、獸性一天天增加,牠變得冷酷、狂猛、殘暴、好鬥、頑強,牠被鍛鍊出最堅強、最慘烈的征服慾。


  終於有一天主人把牠套出石井。這隻已經變態的藏狗又回歸自然,但是並沒有得到完全的自由,牠仍然沒有資格稱為藏獒,牠面臨的環境更加險惡,那就是必須通過真正搏鬥的考驗。 主人把牠放在一群藏狗之中。這些藏狗已經把牠視為異類,圍起圈子向牠步步進逼,牠唯一的生路就是搏鬥。


  這時候的牠身體健壯、爪牙鋒利、皮毛堅硬、尤其是鬥志高昂,牠低沈的吼聲和凶暴的目光令群狗生畏。但是牠往往會寡不敵眾,滿身被撕咬得傷痕累累、血跡斑斑。每當到了危及性命的時候,聰明的主人即時挺身出現趕跑了群狗,並且餵牠幾塊新鮮的雪狼的肉。主人不但在施捨牠,同時使牠掉入另一個陷阱,令牠食狼肉成癮,視雪狼為敵。


  主人很清楚,牠最後的工作是守護牛羊,在西藏雪線以上的廣大山區,除了偶爾遭遇雪豹以外,雪狼是牛羊唯一的天敵。 不等到傷癒,牠再次被主人放在群狗的圍攻中,牠不斷地搏鬥、撕咬、流血。這種搏鬥不斷地反覆進行,直到有一天,再多的藏狗看到牠,只要聽到牠低沈、威猛的吼聲就不寒而慄,落荒而逃。牠通過了搏鬥的期中考。


  最後的畢業考試到來了。主人提著一隻雪狼讓牠與雪狼展開生死搏鬥。戰勝雪狼的牠狗性已經消失殆盡,從這個時候起,牠開始脫胎換骨,成為一隻真正的藏獒。 自此以後,這隻藏獒馳騁在無邊無際的高原雪域,威風凜凜,勇猛頑強,以追逐雪狼食其血肉為能事,除了主人不親近任何人。



註:

1. 本文轉貼自網站http://city.udn.com/3011/2008760

2. 文章圖片轉貼自網路。

創作者介紹

B's Private Land

不來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